打开读读日报下载读读日报

西周为什么衰落?

图片:jjj24565 / CC0

本篇文章来自 8 月 20 日知乎晚报 

徐成,杨超越单曲《O.O》绝赞单曲循环中。

作为一个西周史、金文爱好者,这个问题不回答一下心里就会很慌。

我在之前的回答中提到过,西周的灭亡是一个长期而缓慢的过程,是一系列结构性危机导向的结果。

周王朝灭亡前的局势是怎样的?具体灭亡的过程是怎样的?

经过这段时间的学习,我对此有了更加深刻的认识,西周作为中国历史上原始国家向成熟国家迈进过程中最重要的历史时期,其体制无法超出历史局限,最终导致多领域的结构化失衡决定了其不可避免的灭亡。

1.地缘的结构性失衡

周王朝发轫于关中,在两次东征彻底消灭殷商和亲商诸侯之后,建立起幅员辽阔、多元复杂的全新国家,巨大的版图让新生的周王朝面临了前代无法想象的复杂局面。

从地理上看,西周版图可大致分为两个主要地理单元:三门峡以西的关中平原称为西土,三门峡以东是广阔的东国。西土是周的基本盘,公亶父、季历、西伯昌、武王的多代经营整合让周王朝在这里拥有强大的支配力和动员力,共同灭商的历史记忆也促使关中平原内的诸多文化加速融合;而在东国地区,殷商的遗民、面貌迥异的各类土着文化让这里的局势异常复杂,周采用了和关中地区不同的分封策略镇抚东国。

从西周早中期的历史发展来看,由周公召公开始的“分陕之策”不得不说异常成功,东国诸侯的周化进程迅速,胡萝卜加大棒的统治术和方国间的政治平衡让曾经令殷商走上末路的东国震荡始终可控。向南方的扩展也多次打击淮夷,让强大一时淮夷集团始终分裂。

但是在这其中就蕴藏着周王朝的地缘性危机:东方扩张政策 + 东方分封政策的结果是,在周王朝的扩张中收取实利(土地 + 人口)的往往是东方诸侯,周天子除了获得一些战利品和诸侯的忠诚之外,关中大本营并不能获得多少实际利益

在西周中期的扩张减速之后,西周的统治者才意识到,周王朝在东国的扩张并无法实质上增强自身的实力,而在这个时期,西周西部边境对于犬戎的防御陡然加大,周王朝必须独自面对越发强悍的敌人,而在西周前期的扩张中毫无收获的西部诸侯则开始和敌人互通款曲,试图两头获利

申侯之女为大骆妻,生子成为适。申侯乃言孝王曰:“昔我先郦山之女,为戎胥轩妻,生中潏,以亲故归周,保西垂,西垂以其故和睦。今我复与大骆妻,生适子成。申骆重婚,西戎皆服,所以为王。王其图之。[1]

对于此时的周王朝来说,补救似乎为时未晚,厉王、宣王两代消灭了南方强大的噩国,试图在噩国旧土上封建南申分化西方强邻申国,并重新将南部建设为天子的基地。同时也充分认识到三门峡地区对于西周王朝的重要性,令忠于王室的虢伯在此地建立了新的虢。

然而,垂垂老矣的西周终于在一次战略误判中遭受了对戎作战以来最大的失败——太子、申侯和犬戎里应外合,杀死了幽王,令关中沦陷。而西周脆弱的地缘结构也让关中沦陷之后,周王朝无法再收复家乡,或者建立新的根据地,不得不蜗居于成周等待死亡的最终来临。

总之,东西分陕的地缘结构让周王朝负担过重,在只能充分控制关中基地的同时,又必须在东西单元都负担天子专征专伐的义务。这样的矛盾导致天子不得不过度汲取关中地区的资源,导致关中的社会矛盾激化。

2.政治和财政的失衡

在成王二次东征获得成功后,远古以来华夏大地上万邦并立的历史结束,大量古来有之的东方氏族在军事征服和移民潮水的冲击下解体,传统的血缘 - 地域结合的政治模式被冲涤殆尽。

为了实现新形势下对广阔领土和参差百姓的统治,同时削弱殷商遗民的反抗力量,以周天子、周公旦、召公奭、毕公高等为代表的西周早期统治者采取封地授民的分封策略。新的封国中,不同血缘的属民杂处,自然形成了以君臣关系为纽带的全新政治结构,影响至今的官僚政治拉开序幕

西周政治制度的特点?

掌握文字案牍的殷商贵族借助自己的专业知识依附于西周军事贵族,形成世袭官僚,通过文书系统协助周王朝进行高效统治,促使西周政治体制向成熟国家转型:

青幽高祖,才微灵处。于武王既践殷,微史烈祖迺来见武王,武王则令周公舍围于周,卑处角。惟乙祖弼匹厥辟,远猷腹心,兹纳璘明,亚祖辛,敏毓子孙 。繁福多釐,齐禄炽光,宜其禋祀。胡迟文考乙公竞爽,得纯无谏,农啬越历。帷辟孝友,史墙夙夜不坠[2]

在史墙盘的铭文中,史墙的高祖可能就是纣王的长兄微子启,从武王时,史氏氏族就担任周王朝的史馆职事,在周王朝的扩张中,史氏族也不断获利。可见,西周政治的官僚化对于周人和商人来说无疑是双赢的。

与官僚化这样早熟政治进程同时产生的,是西周政治和财政的结构性失衡:由于商周时期经济仍然处于非常原始的发展阶段,商品市场和货币支付要么极度落后,要么根本没有出现。

同时,虽然原始氏族集团已经解体,但是生产的基本单位——邑依然由血缘家族主导,零散的自耕农生产方式即便已经出现,也依然不够普遍,赋税这样先进的国家财政政策显然是无法建立的。

而西周的政治体制需要供养空前庞大的统治机构, 和氏族时代相比,这样的统治结构产生了财政需求。没有商品市场,没有零散自耕农,政府就没有稳定的财政来源

空前的财政需求和落后的财政环境向周王朝的统治提出了巨大的挑战,更加先进的秩禄制度也因此至少要在战国时期才能建立起来。西周统治者给出的解决方案是向官僚提供采邑,官僚通过控制采邑获得收入,而周王朝则通过采邑的分配控制官僚。

隹十又三月。庚寅王才寒次。王令大史兄䙐土。王曰。中。兹䙐人入事。赐于武王乍臣。今貺畀女䙐土。乍乃采。中对王休令。䵼父乙尊[3]

通过赐予可回收的采邑,周王朝建立起了高效的官僚政治,而这样的财政系统也潜藏着许多危机。

首先,是王朝官僚的腐败。缺乏监督、还保有采邑的官僚开始利用手中的权力为自己牟取利益,对西周赖以生存的国人基础造成了破坏。

隹王七年。十又三月。既生霸甲寅。王才周。才师汓父宫。各大室。即立。公族䋎入右牧。立中廷。王乎内史吴册令牧。王若曰。牧昔先王既令女乍司士。今余唯或 改。令女辟百寮。有冋事包廼多乱。不用先王乍井。亦多虐庶民。厥讯庶右邻。不井不中廼侯之耤。以今 司服厥罪厥辜。王曰。)牧。女母敢〔弗帅〕先王乍明井用。于乃讯庶右邻。母敢不明不中不井。乃毌政事。母敢不尹人不中不井。[4]

牧簋铭文出名地古奥难训,但是学界基本的共识是,在周天子(可能是孝王)对这位叫牧的贵族的册命中,周天子痛陈官僚们的腐败,不遵循贤王的美德(不用先王乍井),暴虐百姓,刑罚泛滥(亦多虐庶民。厥讯庶右邻),以至于天子任命专门管理贵族官僚的司士,可见天子对于腐败的官僚系统已经管理无力。这样的官僚系统,是无法让周王朝长治久安的。

第二,分封出去的采邑可能很难收回,建立在采邑封赐基础上的王朝财政基础在西周中后期名存实亡

唯十又八年十又三月既生霸丙戌,王在周康宫夷宫,道入右吴虎。王命膳夫丰生、司工雍毅 ,申厉王命 :取吴艿旧疆付吴虎。厥北疆客人暴疆,厥东疆官人众疆,厥南疆毕人众疆,厥西疆棻姜众疆。[5]

在吴虎鼎铭文中,在宣王十八年,宣王重申了厉王时代的一次采邑转封,假设厉王的命令是在执政的最后一年的颁布,宣王的 18 年加上共和行政的 14 年,在至少共计 32 年时间里这次转封都未能实现。32 年就是一代半人,这样长的时间里原本应当属于天子支配的土地都无法正常流转。

这桩土地公案应当也不是孤立的:

隹卅又二年。三月初吉壬辰。王才周康宫遟大室。鬲比以攸卫牧告于王曰。女觅我田。牧弗能许鬲比。王令省史南以即虢旅。虢旅廼事攸卫牧誓曰。我弗具付鬲比。其且射分田邑。[6]

在这篇宣王三十二年的铭文中,鬲比报告宣王,您许诺让牧转付给我的田地,牧却不给我。天子命令官员到虢公的军队中找到虢公的臣属牧,在虢公的调解下,牧才发誓将田地交付于鬲比,由此可知,在西周晚期天子想让占有采邑的贵族按照命令交出采邑非常吃力。

可见在西周后期天子对于采邑的支配已经逐渐淡化,在此基础上建立的官僚系统在私吞土地之后获得经济独立之后也理所当然地获得了政治独立性,磨刀霍霍的官僚官族为肢解西周做好了准备。

第三,周王室获取新土地的能力下降。

在西周中后期,西周王朝的扩张已经达到极限,新扩张的土地往往被赠予王畿外部的诸侯,天子的地盘始终局限于关中地区,原有的王畿被官僚们不断吞食,而天子又没有新的土地补充。在不断扩大的官僚集团面前,天子的财富已经捉襟见肘,采邑财政最终彻底破产。

厉王试图通过山泽专利获得新的财政来源,这样的努力在“国人暴动”中失败,厉王也被赶出王畿,称为后代万世的笑柄。

在席卷关中的犬戎之乱中,官僚大夫们只关注自己的财富和家族,不再团结在周王朝周围,甚至助纣为虐,分食了西周最后的基本盘。

皇父卿士,番维司徒。家伯维宰,仲允膳夫。棸子内史,蹶维趣马。楀维师氏,醘妻煽方处。
抑此皇父,岂曰不时?胡为我作,不即我谋?彻我墙屋,田卒污莱。曰予不戕,礼则然矣。
皇父孔圣,作都于向。择三有事,亶侯多藏。不慭遗一老,俾守我王。择有车马,以居徂向。[7]

3.统治集团内部的势力失衡

在西周统治集团内部,政治斗争也在不断掏空周王朝这只巨兽。

共王崩,子懿王畑立。懿王之时,王室遂衰,诗人作刺。懿王崩,共王弟辟方立,是为孝王。孝王崩,诸侯复立懿王太子燮,是为夷王。[8]

西周中期,懿王死后并没有遵循西周嫡长子继承的传统继承方式,其弟孝王即天子位,而孝王死后,在诸侯的帮助下,本该继懿王位的太子夷王即位。

这次继承危机不禁让人想起动摇商王朝统治根基的中商“九世之乱”,在《史记》中记载的“诸侯复立懿王太子燮”无疑在向我们昭示西周中期这次继承风波中地方诸侯对于天子继承的干涉。

在 2008 年发现的《清华简》中,一篇颇为古奥的古文可能反映了这次继承危机的一个侧面:

唯九月既望壬申王在镐京 ,各于大室 ,即位 ,咸。士疌右伯摄立在中延 ,北 乡。王乎作册任册命伯摄 。
王日:摄 ,乃克悉用朕命 ,越朕毖朕教 ,民朋 X 兴从 显女 ,从 恭女与女 。日:穆穆不显,兹允非常人 ,王子则克悉用王教王学 ,亦义若时 ,我小人唯 由,民有日之⋯⋯所 弗克职 用朕命朕教 ,民朋 亦则兴仇 怨(简 27)女 .仇 X 女 。亦则唯肇不咨逆所朕命 ,获羞毓子。
…… :
余一人曷假 ,不则职知之闻之 言 ;余曷假,不则高奉乃身,亦余一人 永安在 位

这位“伯摄”被天子称为“王子”,而天子则反常地对王子伯摄恭敬异常,以至于“高奉乃身”。“摄”和“燮”上古读音相似,故此专家认为伯摄就是太子燮,也就是懿王之子夷王。[9]《摄命》的内容间接告诉我们,在西周中期孝王时代,周王朝上层内部可能已经出现了非常严重的分裂,孝王虽然成功获得了天子之位,却无法真正战胜太子燮和支持太子的贵族集团。

而在此之后,诸侯们支持太子燮复位,使得诸侯权势膨胀,天子权威下降,以至于“夷王即位,诸侯来朝,王降与抗礼[10]

可能是出于报复,也可能是为了重新获得权威,周夷王对东部最重要的诸侯齐侯下手了:

哀公时,纪侯谮之周,周烹哀公而立其弟静,是为胡公。胡公徙都薄姑,而当周夷王之时。
哀公之同母少弟山怨胡公,乃与其党率营丘人袭攻杀胡公而自立,是为献公。献公元年,尽逐胡公子,因徙薄姑都,治临菑。[11]

这次齐人的逆反似乎并未受到周天子的惩罚,或者周天子的惩戒并未获得成功,以至于齐献侯可以在位九年并传位于其子。这更加象征周天子权威的下降,甚至可能暗示西周赖以发家的姬姜联盟关系破裂。

在宣王时,宣王对于周王朝最重要的同姓封国鲁国的继承干涉,更是摧毁了诸侯们对天子的信任:

武公九年春,武公与长子括,少子戏,西朝周宣王。宣王爱戏,欲立戏为鲁太子。周之樊仲山父谏宣王曰:“废长立少,不顺;不顺,必犯王命;犯王命,必诛之:故出令不可不顺也。令之不行,政之不立;行而不顺,民将弃上。夫下事上,少事长,所以为顺。今天子建诸侯,立其少,是教民逆也。若鲁从之,诸侯效之,王命将有所壅;若弗从而诛之,是自诛王命也。诛之亦失,不诛亦失,王其图之。”宣王弗听,卒立戏为鲁太子。夏,武公归而卒,戏立,是为懿公。
  懿公九年,懿公兄括之子伯御与鲁人攻弑懿公,而立伯御为君。伯御即位十一年,周宣王伐鲁,杀其君伯御,而问鲁公子能道顺诸侯者,以为鲁后。樊穆仲曰:“鲁懿公弟称,肃恭明神,敬事耆老;赋事行刑,必问于遗训而咨于固实;不干所问,不犯所。”宣王曰:“然,能训治其民矣。”乃立称于夷宫,是为孝公。自是后诸侯多畔王命[12]

上层集团的政治失衡(包括王室内部的政治失衡和中央 - 地方的政治失衡)加速了西周的贵族的离心化,导致周天子依靠亲族和上层设计建立起来的集权逐渐解体,为后来的二王并立埋下了祸根。

屋漏偏逢连夜雨,西周王畿在幽王时期又遭受了严重的自然灾害:

烨烨震电,不宁不令。百川沸腾,山冢崒崩。高岸为谷,深谷为陵。[13]

在天灾人祸的推动下,西周走向了自己的末路。在执政第十一年,幽王召集军队征讨西方窝藏废太子宜臼的申国,当他指挥着大军离开宗周的时候他绝不会想到,他将无法再回到祖先的宗庙中向烈烈祖先报告自己的胜利,而传奇的西周也将在这次出征后突然暴毙。

扫描二维码下载读读日报
© 2015 知乎

读读日报

发现更多新奇领域
在读读日报,还有上万个主编与日报。
打开读读日报
© 2019 知乎
请在浏览器中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