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头图

小事 · 最奢侈的一道菜

MoreToTheShell / CC0

你吃过最奢侈的一道菜是什么?

那一年,冬天,生产队。

生产队,大家知道吧。

一头耕作多年的水牛,实在是太老了,不行了。

在那个一颗油星子滴了到地上都要挨骂的贫穷年代,肯定不能浪费。

于是在村里农会,也就是村民平时开会的地方,架上大锅,开始熬牛骨头。

其实骨头上真的没有什么肉了,该切的都已经切下来放到一边准备分到各家各户了。

我和一个小伙伴,自觉地在一边烧火(帮忙)。不知道熬了多久,大锅咕嘟咕嘟的冒着泡,香气四溢。我们开始还东边瞅瞅牛肉,西边戳戳牛皮,后来都围在锅边不动了。那个熬骨头的大爷也是个明白人,从锅里给了我们每人一块不大不小的牛骨头。我和小伙伴乐颠乐颠地捧着牛骨头,幸福地漫步在村里的泥巴路上。

一路啃着骨头上的筋膜,虽然几乎没有多少可以食用的东西,虽然几乎啃不动,但那个下午,我觉得好幸福,好满足。

/ 分割线。

看来勾起了很多前浪的回忆啊,再写一个吧。

芙蓉蛋。

还是生产队最后的那一两年。应该是我兄弟姐妹三个都在读小学。农村一天三餐都是吃饭,菜是没有选择的,土地里什么季节出产什么就吃什么。所以有时候萝卜吃一个月,南瓜吃一个月,吃得那个脸绿得跟个冬瓜似的。

后来我妈妈,亲爱的妈妈就每天找生产队赊一个鸭蛋,年底计算工分时一并扣除。早上煮饭的时候放在饭上面蒸熟了,给我们兄弟姐妹三个吃,真香啊。别人家的孩子,过生日才能拥有的蛋子,我们每天早上可以吃上。

或许就是这三分之一个蛋子,让我们感受到了奋斗的意义,让我们比别人多了一丝精力去学习,去思考,在跳出农门的路上多了一分责任感。感谢母亲!伟大的母亲!!

三更 //

感谢各位知友捧场。

其实小时候真没有觉得很苦,相反倒是觉得很快乐。

农村里一堆的孩子天天上墙、爬树,摸鱼掏鸟偷果子。除了偶尔闯祸,挨爆栗子外,村里村外、泥坑草垛,总能找到乐子。哪哪都是小伙伴们尽兴的乐土!简单的生活,简单的快乐,可能就是大师们说的“物质需求越低,人生越快乐。”

更重要的是周围生活的人和环境都差不多,都穷,没有阶级对比,感受不到人世的恶。

蓝天厚土,养育了中国最淳朴的人。再次感谢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