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头图

为什么周星驰电影中会出现那么多丑女形象?

《少林足球》

为什么周星驰电影中会出现那么多丑化的女性形象?

不教书的塞涅卡,特可爱一小女孩儿

关于「丑」的内涵已经有不少人挖掘过了,我就来过度解读一下吧。

其实星爷片中这种女主仿佛套路一般的丑美转变,也是其隐藏在喜剧表面下的悲剧内核的一种体现,她们从具有真实感的「丑」到具有梦幻感的「美」之间的转换,一定程度暗示了星爷本人对于故事走向的态度和看法,而这在题主所提到的《食神》和《少林足球》中体现得十分鲜明;同时,星爷也在利用了传统喜剧中「丑」的一贯特性的同时,又对「丑」做出了自己的诠释,从而实现了对于丑的「双向利用」

《食神》和《少林足球》虽然题材并不相关,但从结构和内容上却非常相似 —— 在两部片中,主人公是为了自己的野心而不断在业界江湖中挣扎的小人物,都曾在一度的成功后迷失自我,又在寻回初心后大彻大悟并最终修成正果。而在这其中,两片的女主角,火鸡姐和阿梅虽然性格和丑态各有不同,但她们都是主角的启发者、引导者和救赎者

庙街大姐头双刀火鸡,搞笑型丑女
太极馒头女阿梅,悲惨型丑女

没有火鸡姐的一碗叉烧饭,史蒂芬周也许会饿死街头;没有阿梅补好破鞋,阿星也许会无缘绿茵场。虽然这两位女主角并不男主角真正的幕后推手,但她们确实在男主一穷二白的时候给了他们最迫切需要的东西和温暖,并引导他们走上了属于自己的道路,因而是男主们的启发者。

同时,「叉烧饭」和「破球鞋」这两样东西,又往往代表着男主角的初心与对于初心的回归。史蒂芬周在潦倒之中狼吞虎咽的一碗叉烧饭是他一生所吃过的最美味的食物,并在故事的结尾又成为了他达到食神境界的最高杰作;破球鞋伴随着阿星在球场上打出了名望,又在阿星最危机的时刻伴随着救星阿梅一起回到阿星身边 —— 它们代表着女主角对于男主角的爱意与关怀,也是帮助男主角踏出事业第一步的基石,而男主角对于这些物件从不以为然到珍重的态度,即象征着他们对于女主角感情的回应,也暗示着男主在名利场的纷扰之中重新找回了自我,因而他们象征着女主角对于男主角的引导。

同样地,两位女主在片子临近结尾的地方都以自己的方式挽救了男主角 —— 火鸡姐舍身替史蒂芬周挡枪、阿梅削发为尼上场助战。而这一救助行为也代表着她们自身的蜕变 —— 火鸡姐因挡枪而失去了龅牙,阿梅削发后的面容也变得俊俏。可以说,她们以自己丑陋的姿态陪伴着男主角们渡过了所有难关,然后以焕然一新的姿态迎接了幸福的结局。

这样的收尾看似符合喜剧的发展规律,但又格外地令人生疑 —— 这样突如其来的美,不论是于情于理,都缺乏足够的真实感。就感情而言,更被观众牢记的是为了一面画着史蒂芬周的旗子而被人毁了容的那个泼辣而痴情的火鸡姐,以及只要一双球鞋作为回报、木讷而羞涩的阿梅;就逻辑来说,在评委被收买的比赛中依靠天降神明来获胜,以及用爱情和功夫战胜黑哨和兴奋剂,这虽然浪漫,但却非常超现实 —— 虽然说在这样带有超现实要素的喜剧片中强求现实感属于鸡蛋里挑骨头,但临近结局的超常展开确实不得不叫人心生疑问:「丑陋」却刻骨铭心的过去,以及「美好」却如梦如幻的结局,到底哪一方是真的?

说到这里,「丑」在周星驰电影中的存在,大概就有所指向了。星爷片中的丑不仅仅是丑,而且是被强化、突出了的丑,丑女们不光长相不佳,甚至还要一度被男主角嫌弃,而同时丑女们的丑态其实往往与男主角的落魄同步 —— 这从而给丑赋予了更加沉重和真实的质感,相较之下,仅仅在结尾昙花一现的美则显得单薄,因而让丑成为了对美的质疑和否定,并表达了一种悲观的情绪:面对不公与阴谋,虽然故事中的角色们可以依靠机械降神来解决,但是现实中的人们能否有还击之力,这就难说了。故事也许是一种浪漫化的美好期望,但现实中与我们更接近的则是真实的丑陋。

而在原理上,星爷对于丑的强调,实际上是对于传统喜剧中丑的作用的一种双向利用:一方面,亚里士多德[1]有说过,喜剧中的丑并不是一种错误,它是「去罪化」的;这一点被黑格尔[2]发展,并得出了「喜剧否定了负面性」、是一种「将绝对的负面与消极抹销后、经过重构的美」。而片中,火鸡姐和阿梅虽然丑态百出,但却她们的丑态确是可理解并可共情的,因而并不令人厌恶。

在此基础之上,星爷对于丑的强调与突出,特别将女主角这种重要角色设置为丑女并屡次强调其之丑,又让原本在喜剧中逐渐丧失了与美的区别的丑,重新具有了对立感。罗森克朗茨[3]曾提及,喜剧可以使美和丑实现一种美学意义上的和谐,而星爷电影中丑与美的比例失衡,以及从丑到美之间的突兀转换,一定程度上打破了这种和谐,使得美与丑之间建立起了一种恰到好处的对立感,因而为丑陋赋予了真实性,为美好赋予了虚幻感,而丑陋现实与美好幻觉之间的对立,则既是一种浪漫,也是一种残酷。

毕竟,在见证了世间的一切丑陋后,再亲眼目睹灼人眼目的美好,比起为此心悦诚服,我们难免会产生质疑:如果美好是真实的,我所经历的丑陋,难道就不复存在了吗?

FIN.

ENDING CREDITS

撰文 @不教书的塞涅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