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头图

「工作狂」算不算一种上瘾行为?

为什么人会变成「工作狂」?这算不算一种上瘾行为?

KnowYourself,关注自我和内心,觉察即自由。

这个问题很有意思,几位答主给出的相关研究及猜测也很有趣,此前我们正好关注过“工作成瘾”的问题,特来回答题主以下三个方面的内容:

第一, 到底有没有工作成瘾这么一说?

第二, 是什么导致了 ta 们对工作成瘾?

第三, 我/我身边的 ta 们,到底算不算工作成瘾呢?

首先,有时候“沉迷工作无法自拔”可能真是一种成瘾。

1968 年,心理学家 Wayne E. Oates 在文章《我为工作狂》(On Being a Workaholic)中以“工作狂”(workaholic)自称,承认自己对于工作的狂热出现了一种与物质滥用类似的成瘾症状。(btw 他的一生,惊人地拥有了 57 本著作,想必这就是他自称工作狂的最好印证了。)

几十年来,学者们从不同角度定义了工作狂,包括认为工作狂是一种对于工作强迫性的想法和行为(Feldman, 2007)、是缺乏时间管理或习惯性拖延的结果(Weissmann, 2013)并且导致了人们在工作与生活上的极不平衡(Sugar, 2015)。另外一方面,也有心理学家认为,工作狂往往在工作过程中是充满动力、热情或享受其中的(Peiperl & John, 2001);亦或是认为工作狂普遍是有成就取向的人,即他们会不断追求成就(Sugar, 2015)。

但是,不断有研究表明,人有可能会对行为产生类似于对成瘾物质一样的“上瘾”。无论是狂热地需要工作,还是购物,也有可能是啪啪啪或者其他行为,都可能会让我们的大脑产生和吸食海洛因后一样的反应——改变人的中枢神经功能,改变大脑中的“奖赏机制”(reward system)。

而学术中所定义的成瘾,主要指的是人们对某一种或一些事物带有一种长期的、反复的、强迫性渴求(craving),并逐渐失去对它的控制。当接触或使用这些物品时,人们通常能够得到短期的兴奋和满足感(所谓的快感),但长期来看却会付出代价,可能导致个体中枢神经系统的功能受损,及生理、心理及社会功能的障碍(National Institute on Drug Abuse, 2012)。最新版美国精神疾病诊断与统计手册(DSM-5)对行为成瘾也进行了重新界定,将非物质成瘾(non-substance addiction)归入“成瘾及相关障碍”中。

而为什么说工作狂可能是一种行为“成瘾”呢?主要有两方面依据:

1. (类似工作、购物等)行为与物质成瘾在表现上的相似

在行为发生前,人们也会有类似想要吸食毒品的极度渴求的状态,并逐渐失去对行为的控制,在即使了解可能导致的负面影响时,仍然会继续该行为。例如,对于购物成瘾的人,在即使知道疯狂购物可能带来的财务危机也仍然会选择继续购物。

不仅如此,行为成瘾也同样会发生“耐受”(tolerance)和“戒断”(withdraw)反应。例如,工作狂的工作时长总是在不断地增加,并且在减少或停止工作时,会产生负面情绪(空虚感、无措感、焦虑感、注意力不集中等)(Griffiths & Jaranika-Murray, 2012)。

并且行为成瘾也会给人的心理社会功能造成负面的影响,例如过度工作导致的家庭关系紧张,情绪起伏不定、易怒等等。

2. 在大脑的“眼里”,就奖赏(reward)而言,物质和行为并没有太大的区别

耶鲁大学 Marc Potenza 教授对有赌瘾的人的大脑功能性核磁共振(fMRI)研究发现,赌博所激活的大脑功能区域与可卡因所激活的区域相同。也就是说大脑对于快乐的感受取决于多巴胺等神经递质,不论外在刺激的来源是作用于精神的药物、金钱、性、或仅仅一顿令人满足的大餐。因此可以说,某种意义上,任何会带给我们快感的事物,都有潜力让我们对其上瘾。

接下来就需要说明,为什么有些人会对工作成瘾?

这里主要讨论一下社会心理因素:

1. 生活中快乐感来源更多的人,不容易成瘾

假如一个人的生活中,能够带来快感的来源很少,那么当某一种行为(例如工作)让 Ta 感受到了快乐,Ta 就更有可能不断重复这种行为,不断强化从这一行为中获得快感的过程。假如一种行为是一个人生活中唯一的快感的来源,人们就有更大的可能对这个行为成瘾。这种行为可能是工作,可能是赌博或购物,可能是吃,可能是性,可能是自残,可能是一切。甚至就连心理治疗这一行为本身,也有可能让来访者形成成瘾。

2.负面情绪、压力让人更容易成瘾

除了控制情绪的多巴胺的改变影响人们对于某种物质或行为的渴求外,情绪本身也扮演着至关重要的角色。耶鲁大学对于吸烟者的研究发现,压力情绪使得吸烟者比平常更难抵挡对尼古丁的渴求(Manejwala, 2013)。

同时,强烈的情绪也会加剧了“渴求”的强度与频率。在 Manejwala 的临床经验中,他发现当人们经历抑郁、焦虑、愤怒、怨恨、恐惧、悲伤和失败等情绪时,他们对于某些物质或行为的渴求表现得更为强烈且频繁。

在生活中,当经历焦虑、愤怒、悲伤等情绪的时候,我们也会出现一种强烈的想要购物 / 健身 / 工作的渴求。一方面也是对负面情绪的直接逃避,另一方面,在此过程中大脑释放的多巴胺会让我们的负面情绪得到调节(很多人会误以为只是转移注意力的帮助)。但当这些情绪长期且持续存在的时候,对情绪舒缓的渴求和逃避情绪的愿望使得人们不断地,强迫性的体验 / 做出这些行为,使其行为带来的快感不断得到强化,并改变了我们的认知和中枢神经功能,形成一种行为成瘾。

3.不安全依恋类型的人更容易成瘾

心理咨询师 Robert Weiss(2015)认为,童年时期的安全依恋也可能与人们的成瘾行为有关。他认为,安全型依恋的人更容易在人际交往中找到与他人的联结和归属感,也更不容易因为孤独感而产生对某些物质或行为产生强烈的依赖或成瘾。

(当然,非安全型依恋的人,也同样能够通过自己的努力和他人的帮助去建立联系和信任。)

4.有被隔绝感的人更容易成瘾

缺少社会交往及与他人的联结,会让人产生一种被孤立的感受。此时,人们更倾向于通过一些物质或行为来缓解这种孤独感带来的不适情绪。

在 Ted Talk《Everything you think you know about addiction is wrong》中,Johann Hari 提到加拿大心理学家 Bruce Alexander 对大鼠(拥有类似人类社交需求的动物)的研究中,他们将大鼠分别放在只有海洛因的笼子里,和另一个被称为“大鼠之家”的有食物、有“朋友”、有“性爱”,同时也有海洛因的笼子里。

结果发现,在“大鼠之家”的大鼠们有朋友、有性生活,几乎从来不对海洛因感兴趣,也未出现对海洛因强迫性的渴求或过量使用,而相比之下另外一个笼子里的大鼠则纷纷因为使用过量而身亡。(单身狗再次受到一万点暴击)

我们社会的文化鼓励工作狂的不断诞生。相比于人们对于其他事物的狂热(如购物狂),社会对于“工作狂”的鼓励,例如升职加薪、公开赞赏,已经让它成为工作场合中越来越普遍的现象。人们甚至把狂热的加班工作等同于自己的工作成效或对于公司或团队的认同等。在华尔街金融圈里,努力工作通常就意味着过度工作(overwork)(Surowieck, 2014)。

但我们这些沉迷于工作的人,与另外一些沉迷于恋爱也好,沉迷于各种行为的人,没有什么不同。有时候你的工作生活失衡,可能是因为你本来就不会生活,你并不知道如何才能拥有“生活”。因为对你而言,那是一件更加困难和难以面对的事。

最后,很多人可能会有困惑,那么我身边那些人到底是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工作狂/“工作成瘾”?

这里附上一个测试链接——伯根工作成瘾量表(Bergen WorkAddiction Scale),由(挪威)伯根大学(University of Bergen)、伯根临床基金会(Bergen Clinics Foundation)与(英国)诺丁汉大学共同研发,信效度已初步得到国外研究的支持(Andreassen, Griffiths, Sinha, Hetland, & Pallesen, 2016)。量表共含七道题以帮助测试人们的工作成瘾(测量结果仅供参考)。

测题:

请根据你的实际情况,在每个问题前的方括号内,填写与自身情况最为符合的数值:

1=从不, 2=很少, 3=有时, 4=常常, 5=总是

1.你常常会思考如何挤出更多的时间工作

2.你比最初设想的,花了更多的时间工作

3.你会为了减少愧疚、焦虑、无助或沮丧而工作

4.已经有人告诉过你需要减少工作的时间,但你总是不听

5.如果阻止你像现在这样工作,你会变得压力很大

6.你会因为工作而牺牲爱好、休闲活动、或运动

7.过多的工作导致你的健康受到了负面的影响

测试结果:

以上 7 道题中,如果你有 4 道或以上的题目,选择了 4(常常)或 5(总是),那么你很有可能就是学术上所认为的“工作狂”(workaholic)。

该量表版权属于原作者,由 KY 主创翻译,并且仅适用于自测。如有研究或其他用途,请联系原作者。

(当然,如果看完这个回答,你意识到自己的问题已经十分严重,也请及时寻求专业帮助。)

以上。